上海光辉电子元件有限公司

上海光辉电子元件有限公司

新闻中心
想实连接产品与市场,引导客户需求,创造"芯"型科技。
电子烟创业者们的赚钱秘籍大揭秘!
发布时间:2020-11-01 17:00 来源:互联网

  王峰(化名)在2018年末迅速组建了一支十个人左右的电子烟推销团队,专门负责通过微信推销电子烟。

  他拥有当地最大的微信流量公司,在2018年,通过广点通,低成本获取了大批男性粉丝。这几百万男性粉丝握在手里,王峰一直苦恼着。“相比女性粉丝生命周期长,男性用户变现渠道比较窄。”除了黑广告,张峰只能依靠一些知识付费变现,十分不得劲。

  王峰是个利落的商人,做新媒体之前,他在传统行业做采购,他坚信费尽人力财力拉拢了用户,“不赚钱难道做公益?”

  终于,赚钱的机会来了。电子烟突然兴起,王峰猛然发现,男粉变现的机会终于来了。在一系列品牌中,他选中了那个曾经有过私交的创始人。“这个行业交情第一。”王峰偷偷说,“交情意味着合作稳定可靠,比产品质量优先级更高。”

  通过介绍电子烟的文章吸引人,在文章中植入销售的个人微信进行推销,业务渐渐进入正轨。

  阿刚几个月前专门从河北老家来到这个城市,加入了这个团队,“来赚钱养老婆”。公司分给他五个微信号,以及一整套话术,用来对接顾客和发布朋友圈。他每天要接触百十来个咨询的顾客,向他们推销烟杆加烟弹的产品套装。

  “我爸爸就是通过这个戒烟的。”他无数次这样告诉用户。

  “微信公号的买路费就是这么高。”老A,做大烟的渠道铺设。从他的耳钉、脏辫也能看出来,他本人就是大烟资深玩家。这个东北人似乎比别人多长了一个中指,看不惯很多东西,比如现在小烟高昂的渠道费用。

  他透露:“现在微商渠道,通常需要50%的利润,至少也是30%。”

  而品牌愿意支出这笔渠道费用。在一个电子烟沙龙上,天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吴立说,电子烟创业从无到有,可能只需要500万元。入场几乎没有门槛,竞争的焦点就是谁能触达更多的用户。

  没有技术壁垒,张建看遍了市场上的电子烟产品,无论外观还是内部结构,都大同小异。“这是资金和营销驱动型的行业。”张建说,“就是用喇叭打仗。”

  邱懿武的策略是把渠道放在了线下,他尝试与消费场景相结合,把一次性小烟摆在了酒吧、棋牌室、KTV等场所,构建起一个“新的非烟体系销售网点”。

  前几天,邱懿武在北京出差,每天都能遇上二三十个渠道商。今天一个做化妆品电商的,打电话过来,就问能不能给他做电子烟品牌,他们有很强的社群能力。还有卖电脑内存的人、专门给酒吧做SaaS,都希望与鲸鱼合作。

  目前,鲸鱼轻烟的出货量已经达到几十万。

  老A发现,这样的一次性小烟,野蛮生长的速度最快,就连义乌小商品市场,也开始充斥不到二十元的一次性电子小烟,都是工厂直接生产的没有品牌的产品,成本价也不过十多元。

  “我们公司最弱的就是营销。”吴震却放不开手脚。浙大工科毕业,他就一头扎进了虚拟现实领域,专心做技术钻研。整个团队几乎都是像他这样不善言辞的人。“说要解决怎么漏油的技术问题,大家就很兴奋了。”吴震叹了口气,“要讨论产品怎么卖,大家就都没兴趣了。”

  吴震想做定义产品的事儿,“也许我们强调品控,未来会有优势”。

  只是不知道,行业会不会给他这个时间。

  趋势,这是另一个深受创业者喜爱的词儿。从哥伦布看到土著把烟叶塞到嘴里去嚼,尼古丁这种神奇的东西就开始成为重要的存在,并且一再进化,最终演变成了尼古丁盐,成为电子烟里喷出来的清甜蒸汽。

  “趋势不可逆。”邱懿武说。

  灵犀(LINX)创始人章晋源在接受采访时说:“电子烟作为新消费品,未来会像手机一样成为很多人的标配。”

  上一个这么卖香烟的还是马季,宇宙牌香烟:“不买我的烟,你年轻人就搞不了对象。”现在年轻人已经开始抽电子烟了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20 上海光辉电子元件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沪ICP备0602782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