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光辉电子元件有限公司

上海光辉电子元件有限公司

新闻中心
想实连接产品与市场,引导客户需求,创造"芯"型科技。
鲍毓明案的思考:安全教育仅仅是辅助,孩子的未来需要成年人守护
发布时间:2020-04-13 10:12 来源:互联网

这两天由《南风窗》爆出的杰瑞集团高管鲍毓明性侵养女3年事件,一石激起千层浪,可谓是人神共愤。说实话自从有了孩子,包麻麻内心变得脆弱无比,最见不得孩子受伤或者受侵害的这种新闻。半夜仔细翻阅报道后,里面的每一句话,都让我浑身战栗,深刻地体会到什么叫做“地狱空荡荡,恶魔在人间”。

任何报道和数据所呈现出来的事实,在令人发指的罪行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,没有身临其境,我们永远也无法想象一个14岁的少女,在整整3年的漫长时光里,是如何忍受这丧心病狂的伤害,从肉体到精神的创伤,终其一生都难以愈合。

反观嫌疑人呢?顶着一身的光环:上市公司高管、海归精英、高级律师、大学教授,如果不是此事曝光,无人能将其与恶魔产生联想。手无寸铁的少女与掌握强大资源的精英,力量相差如此悬殊,维权之路何其艰难!

如今发达的网络世界,让我们时不时会看到孩子受到性侵的新闻,儿童性侵绝不是什么花边新闻,而是一段段真实而惨痛的经历。

据相关部门统计,2018年公开报道性侵儿童的案例,有750名受害人,其中女童占比95.47%,男童占比为4.26%,从年龄段来看,多数集中在7~14岁这个年龄段。这只是公开的案例,事实上基于我们的国情和民众意识,绝大部分受害者都会“被迫”选择沉默,所以这些数据也只是冰山一角。

性格有缺陷的弱势群体:老年人居多,这类人选择幼儿下手不是因为他们有特殊嗜好,而是幼童是标准的弱势群体,比成年人更容易掌控。男性的需求伴随终生,有些心理或者生理有缺陷的人就容易把魔爪伸向孩子。权威者:这类人多数为学校老师或者日常接触的长辈,这类人更多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征服欲而施暴,面对毫无抵抗能力的弱势对象,会满足他们变态的施虐快感。熟人作案:这类性质的案件非常多,据女童保护组织统计,2016年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案件,熟人作案的比例接近7成,这类人的主要特征是无法有效控制自己的欲望。

大家看到新闻的第一反应,往往是群情激奋,同情受害者,强烈谴责暴徒。然而用强调受害者的悲惨遭遇来发泄对于施暴者的仇恨,不仅没有什么意义反而会起到相反的效果。反复强调对受害者的同情,不会伤到犯罪分子分毫,却会深深地伤害无辜的孩子。

如果想帮忙,就把矛头指向包庇的警方、变态的罪犯,关注两者间对比悬殊的权力以及社会关系。

从国民意识方面,我们对于性侵,尤其是儿童性侵的心理关照是严重不足的,撇开中国心理咨询师严重缺乏不谈,大部分家长都没有对孩子的心理辅导意识。

2017年4月27日,台湾作家林奕含在遭受抑郁症折磨多年后,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,而她留下的作品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中描写的故事,13岁的女孩被补习班老师性侵最终疯掉,原型正是她本人。

性侵的伤害大到无边,它与受害者的心理承受力无关,这种伤害真的会伴随一生。即使有专业的咨询师介入,也不可能让痛苦的记忆消失,只能加以疏导,让受害者能够以积极的心态迎接以后的人生。

儿童性侵最难防范之处在于,如果一个成年人想要对孩子做些什么,哪怕孩子有安全意识,他们也是无能为力的。如果说成年女性通过“防狼措施”尚有一丝胜算,儿童无论从哪个方面都无法与成年人相抗衡。

经常在一些文章中看到为避免儿童性侵,就要做好儿童性教育。普及性教育肯定是没错的,但是对于有效防止性侵,效果却是微乎其微。从小就对孩子普及性知识和安全教育的确很有必要,但是最多只能作为辅助手段。

如果我们始终叮嘱孩子,外出注意安全,坏人太多,这种焦虑会让下一代无忧无虑的健康成长吗?我们不应该让孩子成为防范性侵的主要负责人,他们也不具备这个能力。每个成年人,无论个体、组织、亦或是政府,在这件事情上都有着无可推卸的责任。

我们的相关制度或许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,但是为受害者提供一个理解、支持和接纳的大环境,却是我们普通人可以努力做到的。

关于性侵的重点,不应该是教会孩子多少防御知识,而是大人应该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并通过社会制度进行防范和严惩,我们的未来,理应由我们来守护。

同时,父母要要对孩子进行安全教育:一是保护自己,二是不伤害他人。安全教育的重点不应该是“背心和内裤遮住的地方是隐私,不能让别人摸”,而是应该强调“身体的任何部位都不能随便让人碰”,重要的是权利意识,而不是落后的贞操观念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20 上海光辉电子元件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沪ICP备0602782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