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光辉电子元件有限公司

上海光辉电子元件有限公司

新闻中心
想实连接产品与市场,引导客户需求,创造"芯"型科技。
读历史最怕时间错乱呐!
发布时间:2020-05-01 08:20 来源:互联网

特别是在考试的时候,一个年份想不起来,任你把脑袋拍成脑震荡就是想不起来。孤零零一个年代,罗里吧嗦发生一大堆事,哪能都记得住?所以,吃瓜群众学历史最发怵的问题是,记不住时间该怎么办?

秦始皇灭六国、称皇帝的时候,根本见不到刘邦的身影。刘邦斩白蛇起义时,秦始皇早已经身没多时,与项羽楚汉相争数个回合,秦始皇早已在棺材里“躺赢”许久了。

只是如果将刘邦、嬴政放在同一个时间轴上来看,秦始皇生于公元前259年,汉高祖生于公元前256年,秦始皇只不过比刘邦大了三岁。秦始皇死于公元前210年,享年50岁,汉高祖死于公元前195年,享年62岁。

不比不知道,一比吓一跳。为什么嬴政和刘邦明明是一代人,却给人如此强烈的“隔阂”感?

这是将本国历史中的人物放在同一个时间坐标轴来看,如果将不同空间的历史人物放在同一个时间坐标来看呢?

法国大革命风起云涌,攻占巴士底狱、发表《人权宣言》、拿破仑执政、马赛曲、特拉法尔大海战、远征莫斯科、兵败滑铁卢,一场场改变历史的大戏正在欧洲上演……

大西洋彼岸的美国进入高光时刻,华盛顿当选美国第一任总统。在此之前,美国人历经了波士顿倾茶案、费城大陆会议、《独立宣言》发布、独立战争、《权利法案》制定,一个人类历史上崭新的国家快步走来……

从地域上来看,乾隆五十四年标识着的清朝历史与我们联系更紧密,但从心理距离上来看,法国、美国发生着的波澜壮阔的历史离我们所处的现代文明更近一些。

借用乔布斯的概念可以称之为“现实扭曲力场”(Reality Distortion Field),气场强大的乔布斯能够通过口若悬河的表述、过人的意志力、扭曲事实以达到目标的迫切愿望,从而形成视听混淆的现实扭曲力场。

历史并非自古以来平铺直叙的,历史的长河里有沟壑、有曲折、有山峦起伏、有一马平川、有束水攻沙、有改道入海,随着人类对于历史不断的建构过程,形成无数的“现实扭曲力场”,塑造着我们对于过往的记忆。

明明是同一个时代的人,我们可能有完全不同的记忆。明明是一个年代不同地区发生的事情,在我们心理却有明显的“亲疏远近”。

还好,历史仍然有一条“时间的缰绳”可以束缚住它,所有的历史必须要被嵌入到一条时间坐标中,用时间铆定事件,这样才赋予了历史鉴往知来的价值。

古往今来的历史学家都非常清楚手里握着的这条“时间的缰绳”,从司马迁开始就不断尝试把它具象化,按照年代顺序将历史纪年、事件和人物编排成表格。

司马迁《史记》中的《十二诸侯年表》《六国年表》《秦楚之际月表》《汉兴以来诸侯王年表》等就是这样的“时间的缰绳”,逐年、逐月甚至逐日地编排史实,简洁明了,查检方便,而且相互之间的时间关系也一目了然,雾气腾腾的历史记述陡然间清晰可见。

年表这一特殊的体例被历代传承下来,中国古人的历史知识未必比现代人的好多少,他们也强烈需要各种年表来认识历史。

于是,历朝历代的历史学家们以时间为序列编辑了世系表、职官表、人物表等各类年表,成为学习历史的不二法门。

就连国学大师钱穆先生,能在学术界扬名立万,也是将年表这门传统史学技艺发挥的炉火纯青,写出了《先秦诸子系年》这样跨时代的大作。通过细致绵密的考据,逻辑严谨的推断,把先秦时代儒墨道法阴阳等诸子的年代进行考辨,重建了先秦诸子历史的脉络

陈寅恪就感慨,“自王国维后未见此等著作矣”。(细品一下,大师讲话多有水平,一句话把三个人都夸了!)

年表这门学问看似平常,却极其考验学者的功力,往往是集合几代学者的共同努力,不断完善的结果。

一份年表如同一个利器,能让人迅速对历史获得全局性的认知,形成更深刻的记忆。缺乏好的历史年表,对历史的理解可能事倍功半。这一点,无论是复习应考的学生还是广大文史爱好者,相信都有体会。

所以,就像家庭小药箱少不了肠胃康,每一个喜欢读历史的朋友手边,都建议放一份年表。

以表格呈现、按年编排重要史事,清晰直观,放在手边随时翻阅,帮读者在最短时间内理清历史脉络。一目了然,堪称最佳“索引”工具。

这套历史年表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出品,本着“大事不漏,小事不繁”,关键信息不可遗漏的原则,集合数位专家数易其稿而成。

历史爱好者,查证索引,快速打通古今隔阂;历史教师,案头常备,把教学知识点立体化、可视化;广大学生,基于时间轴查看历史考点,让课本知识结构化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20 上海光辉电子元件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沪ICP备06027827号